水煮百年读者Q群:297239336

水煮百年 -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

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胡耀邦批评华国锋时都讲了那些过头话

政治 | 4-22 09:56 | 作者:史义军 | 编辑: 柳军
分享:
字号: T T T


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连续召开九次会议。出席会议的有:中央政治局委员21人,政治局候补委员1人,中共中央书记处7人列席了会议。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、批准向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的人事更动方案。会议集中批评了华国锋。

  

11月19日,胡耀邦在政治局会议上发表长篇讲话。这个讲话后来收入《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汇编》(上),人民出版社1982年8月版,胡耀邦说:

  

我讲五点意见。

  

第一点,先讲一点感想。

  

我们的党近二十年来,政治生活是很不正常的。首先是中央政治局的政治生活不正常。一是没有真正的集体领导,有时搞的是封建式的家长专断;二是没有正常的批评和自我批评,使得坏人从中拨弄是非,诬陷好人。这是我们党执政以后遇到的一次长时期的深刻的危机。粉碎“四人帮”,以后,本来有了彻底改变这种状况的条件,可惜没有能够实现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有了转机,但是要根本好转还需要一个过程。现在我们来进一步解决这个问题,我觉得是十分重要的。我同意许多同志所讲的,这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安危的问题。

  

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?我们是通过总结经验和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来解决。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原则,按照我们的老章程,也是按照毛泽东同志过去的教导,基本原则只能是实事求是,分清是非,团结同志,教育大家。可能这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牵涉的问题太重要了,恐怕应该是教育全党。这样,提法似乎应该是:实事求是,分清是非,团结同志,教育全党。我想,如果我们这一次把这件事情做好了,对我们的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。所以,我觉得,行将召开的六中全会,将是又一次历史性的会议。

  

第二点,我对华国锋同志所犯错误的基本看法。

  

我想首先说,国锋同志是一九三八年参加工作的,也应该说是一个老同志了。昨天我查了一查,一九三八年以前的干部,剩下大概七万人左右;一九三七年以前的,只剩下一万八千人了。国锋同志也是一级一级上来的,确实是由区的工作、县的工作、地委的工作、省的工作到中央工作的。有同志说是坐直升飞机上来的,我个人觉得这么说不妥当。四十多年来,国锋同志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工作经验,也有一定的水平。这个,我看也应该是肯定的。国锋同志和一些老同志一道,在粉“四人帮”这个问题上,确实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。这是历史事实。我们的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这一点的。粉碎“四人帮’”以后,全党、全国人民,包括老同志,确实是真心诚意拥护国锋同志的。那个时候,我记得当时还没有出来工作的小平同志,是写了一封信的,说国锋同志至少可以搞二十年。这个话是真诚的。但是,我觉得,国锋同志没有正确对待一个党员对党和人民应该作出的贡献。如果国锋同志珍惜自己对党、对人民的这个贡献,我相信,今天我们绝大多数的同志还是会拥护国锋同志继续当主席的。可是,很遗憾,国锋同志四年来的历史,愈来愈使同志们失望,也愈来愈使同志们不放心。这就需要国锋同志从客观实际上来考察这个问题。

  

为什么国锋同志会愈来愈使我们党里面的同志不放心呢?我觉得,第一,主要不是能力不行的问题。能力只有强弱大小之分,没有绝对的行或不行之分。所以,主要不是能力问题。第二,也不是工作上的某些失误问题。工作上的失误,我们每个人都有,都可能有。像我这个人,工作上的缺点、错误是多得很的。第三,也不是“文化大革命’’中间的问题。我对国锋同志“文化大革命”这十年是不了解的,他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错误,但是,我想,“文化大革命”当中有这样那样缺点、错误的人确实不是少数。所以,即使国锋同志有这样那样的错误,.我觉得也不是主要的问题。那末,国锋同志所犯错误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呢?我觉得主要是把个人同党的关系、同人民群众的关系摆得不恰当,或者说摆得不正确,讲得更坦率一点,很不正确。对这么一个问题,国锋同志长时间不觉悟,现在也还没有觉悟。我觉得,这就是国锋同志错误的核心问题,是使全党不放心的关键问题。

  

把个人同党的关系摆得不正确,同人民群众的关系摆得不正确,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问题,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。如果国锋同志所犯的错误不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,我们拿到政治局讨论,还准备拿到全会上讨论,国锋同志还不当主席了,那我们就变成小题大作,就做得过火。如果是大是大非问题,而且我们又是采取一种实事求是、分清是非的办法,那末,我们做得是完全正确的,是符合我们党的历史传统的。所以,我觉得,我们同国锋同志的争论是个大是大非的争论。我们要批评国锋同志的,是一个共产党员同党、同人民群众的基本关系问题。

  

第三点,国锋同志同党、同人民的关系摆得很不正确,表现在哪里?有哪些事实?

  

这个问题,我的思想是很迟钝的。最近三个月来,动了一点脑子想了想。而且我还要声明一下,两年以前,当许多老同志问我的时候(因为我同国锋同志同过事,有一年半之久),我总是讲国锋同志的优点。经过两年多来逐渐考虑的结果,特别是这几个月考虑的结果,我愈来愈感到,国锋同志把自己同党、同人民的关系摆得很不正确。我现在所想到的主要有五条:

  

第一条,对个人在粉碎“四人帮”斗争中所起的作用的认识上,表现得很不正确。

  

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,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根本原则问题。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,按照恩格斯的说法,只可能有两种,一种叫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,一种叫延缓或者阻挡历史前进的作用。当一个人是按照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办事、按照人民的意志办事的时候,他就可以多多少少地起到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;如果不按照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办事,不按照人民的意志办事,他就一定要多多少少地起阻止或推迟历史前进的作用。我们反复说,国锋同志在粉碎“四人帮’’这个问题上,确实起了一些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,减少了我们党和人民的损失,而且处理得很果断,从这一点上讲,是有功绩的。但是,为什么能够不费一枪一弹,一举粉碎“四人帮”呢?这就是当时国锋等同志顺应了党心、民心,再加上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前,人民群众起来了,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。“四人帮”当时已经是孤家寡人了,粉碎他们如同摧枯拉朽。说天安门四五运动为粉碎“四人帮”奠定了强大的群众基础,这是唯物主义的分析,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。反过来说,为什么毛泽东同志不能够摧毁所谓“刘、邓司令部”,搞了十年,摧垮不了呢?不是说他老人家的本事不大,而是因为党内根本不存在所谓以刘少奇、邓小平为首的“资产阶级司令部”。毛泽东同志在这件事情上违背了事实,违背了党心、民心。所以,说是“英明领袖一举粉碎”了“四人帮”,这个看法是反马克思主义的,是错误的。

  

国锋同志可以这么说,在这个问题上,我并没有渲染自己呀,并不是我提出来的呀。不能这么说。毛泽东同志从来也没有说,我毛泽东是“四个伟大”,他不但从来没有这么说过,而且后来还制止了。所以,不能用自己渲染没渲染来辩护。问题是允许了人家的捧场,而且人家捧场,自己还觉着心安理得。所以,问题不在于自己渲染不渲染,问题在于没有坚决地制止,没有主动地提到党中央来讨论,相反地还觉得心安理得。这个问题,在粉碎“四人帮”两个月之后,就被我们许多老同志一眼看穿了,但国锋同志长期不觉悟。

  

国锋同志把自己在粉碎“四人帮”斗争中所起的作用看得不正确,我想,这可能是国锋同志跌大跤子的起点。这个问题,对我们全党都有很大的教育意义。我们每个同志当对党、对人民作出比较大的贡献的时候,怎么对待自己?平平常常的时候,是容易正确对待自己的。当为党、为国家做出了比较大的贡献的时候,这就比较难了。我觉得,这个问题有普遍意义,对全党、对所有的同志,都具有很大的教育意义。

  

第二条,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拨乱反正一开始,或者叫一起步,国锋同志就离开了当时全党、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。

  

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国锋同志提出了把揭批查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,接着又提出了“抓纲治国”,以后又讲“一年初见成效,三年大见成效”。这看来很有气魄,很有吸引力。我觉得,这些话也无可非议。但是,究竟怎么揭批查?究竟什么是纲?究竟怎样做才能大见成效?国锋同志就同全党所想的、同人民所想的不同了,就开始分道扬镳了。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当时党和人民所想的有两条:第一,是小平同志出来主持工作;第二,为天安门事件平反。这两条是关键问题,也是大是大非问题。小平同志是老干部的代表,意思就是请被打倒的、靠边站的老干部出来“抓纲治国”吧。天安门事件是冤案的代表,为天安门事件平反,意思就是一切被颠倒了的是非都要迅速地纠正过来。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可是,恰恰相反,国锋同志却同人民、同党想不到一块去了。国锋同志确实另搞了一套,叫做继续批邓,肯定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,急急忙忙建立毛主席纪念堂,急急忙忙出版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五卷,急急忙忙号召广大干部对“文化大革命”三个“正确对待”,不分青红皂白地追查“谣言”,等等。从粉碎“四人帮”到一九七七年三月,将近半年的时间,陈云同志讲是大有杀气,许多同志背后讲,这半年,叫做阴风习习,杀气腾腾。这是文学语言,可能有某些夸张,但是我觉得有道理。

  

这里我想插一点我个人的经历。这个经历我对在座的绝大多数同志都没有讲过。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粉碎了“四人帮”,十二日叶帅的一个儿子来看我,我头一句话说,祝贺你爸爸同华主席他们一道为我们的党和国家立下了不朽的功勋。我还说,现在我们的事业面临着中兴,中兴伟业,人心为上。什么是人心?我说有三条:第一是停止批邓,人心大顺;第二是冤案一理,人心大喜;第三是生产狠狠抓,人心乐开花。我说,务必请你把我这个话带给你爸爸。然后我问他,你能够见到华主席吗?他反过来问我,你对华主席熟不熟?我说很熟,同过一年半工作哩。他说,我可以想办法见到华主席。我说,如果你能够想办法见到他,请你把这个话转告给他。这是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的第六天。昨天冯文彬同志讲,他一九七七年春节到我那里去,我就情绪很低。当时我哪里都不去。等到二月二十六日,华国锋同志、汪东兴同志,还加上郭玉峰,找我谈话。三月十二日,叶帅找我谈话。三月十四日,我才敢去看小平同志。粉碎“四人帮”之后,究竟人心在那里,这个重大问题,我们当时没有出来工作的人都清楚。

  

第三条,在干部方针上,脱离了全党绝大多数同志的意志。

  

在干部问题上,我们的同志看错人,用错人,每个人都是有的。在我看来,国锋同志不是什么个别的失误。不是在个别干部、个别问题上的错误、失误,更不是国锋同志所说的,他对干部不熟悉。不熟悉也是相对的。我觉得,国锋同志在干部方针上,讲得轻一点,有个不公正的倾向,对大批被打倒的干部,特别是老干部的解放、使用不积极,不热心,不公正。有同志讲,用心不好。在干部方针上,我们党的老传统,也是毛泽东同志讲的,要公道,要正派。公道、正派,是我们党干部政策的根本原则。我觉得,国锋同志在干部方针上不公正,除了对小平同志、陈云同志之外,我还讲两个带原则性的问题。

  

一个是国锋同志长期依靠一个小班底发号施令。我赞成这么一个说法,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之内,或者至少一年,国锋同志主要是靠汪东兴同志、纪登奎同志、吴德同志、苏振华同志,再加两个人,一个李鑫同志,一个郭玉峰。掌握了两个东西:一个是舆论工具,主要是汪东兴同志和李鑫同志,可能开始还有吴德同志;另一个是人事工具,主要是汪东兴同志、纪登奎同志和郭玉峰。这么两个小班子,神气十足,盛气凌人。用这么几个人做工作,他们自己又很神秘,高深莫测,包办一切,明天要发表什么东西,今天晚上连宣传口的负责人耿飚同志也不知道。这种工作方法,是典型的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前那个方法。其实,这种人也可怜得很。世道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,他一点也不了解,他也听不到,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嘛。搞一个小班底,这么一种工作方法,实际上是害了他自己。

  

还有一个,对大批受迫害的、有能力的老同志的解放、使用,我觉得国锋同志不积极,不热情,不公正。我当组织部长以后,国锋同志公开地同我讲哪个人不能解放,这倒还没有,我总要讲一个公道话,从一九七八年以后,确实没有过。但是,我经常向他反映一些干部的情况,他总是说,哎呀,这个事我不熟悉,把材料弄清楚吧。多半是这种情况。我就想到这么一个问题,为什么国锋同志粉碎“四人帮’’很果断,解放老干部就那么顾虑多端,顾虑重重?我看,确实是有一种心理状态,讲得客气点,我看有这么两点:这一批老家伙总是多多少少有点问题;这些人出来以后难领导。这就不公正了。所以,一直到党的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,国锋同志的报告,没有提平反冤假错案问题。“十一大”是一九七七年八月开的,十月七日,党校三个人捅出一篇文章来,题目叫《把“四人帮”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》。这篇文章一下子轰动了,一个月就收到六千封信,到处打听哪里来的。这篇文章恰恰选了粉碎“四人帮”一周年这个日子,为解放干部、平反冤假错案开了一个先声。

123下一页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网友评论

15537人查看,有0人评论

推荐文章
热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