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-6-3 11:45 作者:蒋永敬 刘维开

常人一提起旧政协,就觉得国民党操纵的旧政协乌烟瘴气,那么拨开历史尘埃,让我们先来看看,当时抗战胜利后的旧政协都进行了哪些活动呢?

一 中共在政协中的加码

政治协商会议从1946年1月10到31日在重庆举行,为期二十二天,通过五大决议案:(1)扩大政府组织问题;(2)和平建国纲领;(3)关于军事问题;(4)关于国民大会问题;(5)关于宪法草案。

政协五大议案之通过,中共认为:“是由于三国(美苏英)莫斯科会议的决定,及对中国实行干涉(原注:以马歇尔为代表),我们党的强大存在,与四个月来的坚决自卫斗争。”

政治协商会议之由来,是在重庆会谈时,毛泽东提议:“由蒋主席约集其它党派人士及无党派者若干人(原注:名额及人选可由蒋主席酌定),与政府及中共代表开一会议,以极短之时间,通过政府与中共所商谈之结果。此一会议,即可名为政协会议。”共方提出的谈判要点说明是:“政治会议即党派协商会议,以各党派代表及若干无党派人士组织之。”蒋介石指示的谈判要点:“拟改组国防最高委员会为政治会议,由各党派人士参加,共同参与政治。”在国共谈判时,中共代表周恩来复对党派协商会议有所解释。政府代表张治中则认为“此次会议可称为政治协商会议,不必称为党派会议”。众无异议。所以《会谈纪要》称为政治协商会议。

政治协商会议实为重庆会谈之延续,所不同的是,重庆会谈由国共代表直接谈判,并有蒋、毛多次直接面谈。更大的不同则是,重庆会谈共方要求较低,只要鲁、冀、热、察四省、山西一半与陕甘宁边区的地盘,国方绝不答应。政协中共的要求条件,远超过重庆会谈,国方作了更多的让步。蒋介石说:“政治协商会议中所决议各事,其实皆已逾越其(中共)所希冀者矣。”政协由各党派及无党派(社会贤达)代表38人组成之,即国民党8人,中共7人,青年党5人,民主同盟中之各派9人,无党派(社会贤达)9人。并有马歇尔之强力主导,以及民盟代表为中共助阵。重庆会谈获致协议部分,则由政协做出具体办法,未获协议部分,则由政协商定妥协办法。所以共方对政协结果,大为满意。

中共在政协中的加码,最重要者,即为联合政府问题。此问题在重庆会谈时,周恩来曾经表示:“召开党派会议产生联合政府,国民党即认为有推翻政府之顾虑,故我等此次根本未提党派会议。”但政治协商会议,实即党派会议,中共在此会议中所提出的《和平建国纲领草案》,从中央到地方省、市、县,都要改组成联合政府,在中央机构中,却将国民党打成少数党。规定“全国各抗日民主党派及无党派民主人士,参加的举国一致的临时联合政府。”而“多数党(按:指国民党)在政府主要职位中所占的名额,不得超过三分之一”。至于地方,“收复区的各级地方政府,应与当地各抗日党派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协商,先成立临时的民主联合的省、市、县政府”。这是中共“利用杜鲁门的声明(对华政策),在政治协商会议上,向国民党展开和平政治攻势,以配合解放区的自卫斗争”。中共中央指示其代表团说:“改组政府必须坚持不低于杜鲁门声明与三国公报的水平。”
 
马歇尔更向蒋介石提交一份亲手拟定的《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法》(草案),建议撤销国防最高委员会,代以临时国府委员会,由蒋指定20人组成,其中9人为国民党,6人为共产党,民盟、青年党各1人,无党派3人。蒋可指定各院院长、各部会首长,但50%为国民党人,30%为共产党人,20%由其他党派及无党派人士充任。各省主席及各特别市市长,蒋须由国共两党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提出的人选中指定之。

蒋对马歇尔的建议,记其所感曰:“此为共党所不敢提者。”又记:
政治协商会议中,共党蛮横,强词夺理,而马歇尔对我国国情隔阂异甚,美使馆新闻处长费正清又左袒共党,甚有重演前年史迪威不幸事件之可能。

12下一页

快速收藏和分享!

相关文章

水煮百年 手机版 | 桌面版